首页

艾彩网papa小主

时间:2024-04-20 20:24:19 作者:闯红灯、追逐竞速 “暴骑”健身横冲直撞该管了 浏览量:92852

  □ 本报记者 赵丽

  近段时间以来,“暴骑团”横冲直撞闯入公众视野:上海徐汇滨江地区清晨出现一群“暴骑团”,几十辆自行车浩荡前行,这些骑行者有的不顾交通信号灯,肆意闯红灯,有的甚至侵占机动车道,给正常通行的行人和车辆带来极大困扰。对此,当地交警部门对非机动车乱骑行开展了专项整治。

  这样的问题并非个例。《法治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各地,一些骑行团体带有竞技活动的性质,模拟公路自行车赛,骑行速度最快会超过40公里每小时。为了避开非机动车道的人,一些骑友会直接在机动车道骑行,速度快、人数多,也出现了闯红灯、追逐竞速等情况,违反了交通法律法规。

  受访专家认为,骑行是一项运动,本意是为了锻炼身体,但打着“健康”旗号的违法违规骑行是不可取的。“暴骑团”罔顾交通安全,不仅涉嫌违反交通安全法规,也为自身安全埋下隐患。这类“暴骑团”往往是有组织、有计划地上路骑行,对这类团体应该进行管理和引导。

  在机动车道上疾驰

  肆意变道无视安全

  “至少十多名骑行者,在机动车道上疾驰。面对红灯,没有任何减速,直接骑过去了。”

  今年4月初,上海市民刘女士在青浦区胜利路附近被“刷新了三观”。“当时我坐在副驾驶,都看呆了,还特意问了司机好几次,右边那条是机动车道吧?”

  记者近日采访发现,不少行人、机动车驾驶者在道路上遇到过不守交通规则的骑行团队。

  广东深圳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今年3月下旬,在和平路附近,看到十几个骑行者占用机动车道,“呼呼啦啦占据了3条机动车道,还肆意变道,完全不顾道路安全问题”。

  “在广州的大学城,无论是白天还是傍晚,我经常看到车队在马路上‘飙车’,有的车队还会走机动车道,真的很危险。”在广东上大学的马先生这样向记者吐槽。

  骑行爱好者北京市民王先生目睹过在机动车道骑行引发的事故。“抢红灯、闯红灯也很危险,或者是(红灯)马上变绿了,或者(绿灯)马上要变红了,骑行团不管不顾直接闯。这时候过来一辆车,就很容易被撞或者追尾。”

  来自北京的秦女士有过这样的遭遇,“去年秋天晚高峰,等红灯减速时经常后面公路车不知不觉窜过来插到前面,也没有铃声,吓我一跳,还得急刹车。我碰到过几次,虽然没有撞到我,但真的很吓人”。

  秦女士的朋友则“不走运”了。“去年年底骑电动车时,被骑公路车的撞骨折了,电动车整个翻了,公路车车主全责。前两天,这个朋友还和我吐槽‘自己落下后遗症了——看见公路车就害怕‘腿软’,必须刹车’。”秦女士说。

  来自广东的陈先生是“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骂,“右转提前好久打灯,确认后视镜没自行车我才拐的,刚准备打轮还没踩油门,一名男性骑行者就“嗖”的一下子骑过去,然后对我破口大骂”。这样的操作让陈先生陷入了“自我反省”,“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车都还没拐呢,估计就是妨碍人家加速了”。

  团队出战并排而行

  新手缺乏安全意识

  在调查中,记者注意到,骑友们大多有属于自己的兴趣社群,社群以城市为坐标,骑友在骑行群中相约骑行。

  社群多以社交聊天群为主要基地,聊天群中,群友们往往互通骑行经验、分享骑行技巧。聊天群内,群友们会不定时相约骑行,约定时间、地点和路线,说明配速约定骑行强度。

  同时,有组织的自行车车队骑行时会保持队形,寻找富有骑行经验和责任心的骑手作为领队,经验相对较少的队员会被安排在队伍中间或者是偏后的位置,队伍收尾的骑手也具有处理紧急事件的能力,例如处理爆胎事件等,以防有人掉队。

  但是在实际骑行的过程中,仍然会出现很多问题。

  “走机动车道、闯红灯这种情况,每个城市都有,其实这种现象在骑行队伍中很常见,一方面是因为队伍中骑行人很多的时候,很难完全管理到每一个人;另一方面是有刚刚开始骑车的年轻人,骑行经验不够,有时候可能顾及不到路况,就容易闯红灯之类的。”来自内蒙古的具有7年骑行经验的骑友闫先生告诉记者。

  北京市民苏先生日常休息时也会去参加骑行团,他表示,自发组织的骑行团缺乏对骑行爱好者的引导,因此一些违法违规的情况时有发生。“因为自行车车道有孩子或者有跑步的人,所以追求速度的骑行团通常会选择在机动车道骑。(通常)是一个大部队,很少有像前后那么骑的,一般都是并排,把整条机动车道占满是常事。”

  苏先生说,随着骑行热度的提升,有大量新手加入,但他们缺乏安全意识和责任感,有的甚至连头盔都不戴。“公路车太危险了,速度也快,前一辆车只要轧个石头子倒了以后,后边车肯定接连地倒车摔车。一摔肯定是胳膊、腿、手全流血,车毁人伤。”

  加强交通安全教育

  限速或需提上日程

  近年来,骑行团霸占机动车道、闯红灯、竞速追逐等交通违法行为屡发,引发不少吐槽和质疑,“汽车、电动车都限速,难道自行车不能限速吗”“在公共道路上骑得飞快,竞速去专业道路上练习不好吗”“这种骑行团出事了能不能处罚组织者”……

  “为确保道路交通安全和骑行者的安全,对道路上的骑行团队进行管理与引导是非常必要的。”北京市律师协会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黄海波建议,首先应当加强交通安全宣传教育,让骑友们学会遵守交通规定,增强安全意识,明白道路骑行违法竞技的危害性,让骑友自觉减少道路违法骑行行为的发生。其次要加强执法监督,对于在机动车道骑行、闯红灯、横冲直撞的违法骑行者要给予相应的处罚,以引导道路骑行行为安全合规合法。比如做一次专项治理,对违规骑行行为进行处罚,并由媒体进行专题报道,加强执法及宣传的效果,以减少骑行团违法行为的发生。

  “还可以考虑建立一些固定的骑行绿道或者竞技场所,让这些热衷于骑行的骑友进入到专门的场所内骑行,安全开展竞技活动,以减少普通路面违法骑行行为的发生。”黄海波说。

  记者注意到,已经有城市将交通违法行为列入个人征信,有了相关政策和地方法规的支持。比如根据《南京市文明交通信用管理实施细则》相关规定,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在一年之内闯红灯、骑快道累计达5次以上的将构成一般失信,记入个人信用档案;根据福州市《公安交通管理领域联合惩戒实施细则》,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一个季度内发生闯红灯、不按道行驶、违法载人等交通违法行为2次以上,或者一年内累计发生5次以上的人员,也将纳入征信黑名单。

  黄海波认为,将交通违法行为纳入诚信管理也是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可以引导骑行者、组织者遵守交通法律法规,有效减少违法行为的发生。组织者和骑行者的违法行为不仅可能会被按照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进行罚款,还可能会被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进行拘留等处罚。

  “鉴于骑行团的流动性较大,也不像机动车还有牌照可以被道路监控约束,实际上对于自行车组团骑行交通违法行为的查处难度是比较大,很多违法行为难以被交警发现并制止。”黄海波说,要想解决进行管理,可以要求自行车尤其是竞速自行车在销售时进行登记、悬挂识别标志等,这样在其发生违法行为时就可以进行身份识别实施处罚。

  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不少困扰于“暴骑团”的人士呼吁,能否对自行车进行限速。根据相关规定,自行车应在有非机动车道的情况下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而非机动车道限速15公里每小时。但据报道,有的竞速类自行车速度已经达到40公里每小时,且实践中有骑行者将这类自行车随意骑上路。

  “对道路上非机动车进行限速还是非常有必要的,通过限速规定可以控制非机动车横冲直撞,以避免发生交通安全事故,也可以为治理违法骑行行为提供限速法律依据。”黄海波说。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郑翔告诉记者,自行车限速已经在上海、广州等一些城市的特定城区实施。对自行车在人流密集、交通路况复杂的地区进行限速,是非常必要的。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因为很多自行车并没有测速装置,骑行人也往往难以把握自己的骑行速度,对初次超速的或其他情节轻微的超速行为,可以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上月招生,这月跑路!记者调查培训机构乱象

而近年来,印度也在不断寻求乒乓球领域内的国际话语权。2022年12月2日,印度乒乓球名将阿昌塔与中国乒乓球名将刘诗雯同时当选为国际乒联(ITTF)运动员委员会主席,这位印度史上首位夺得过9次全国冠军的运动员跻身ITTF运动员委员会的核心,对于印度乒乓球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助推作用。

穿越障碍、灭火行动 石家庄小学生“消防技能”大比拼

中新经纬10月31日电 10月30日晚间,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等六大行均发布调整部分服务价格的公告。

社科院发布《中国近代通史》(修订版)

报道称,这3名涉案人员分别是伊斯罗伊尔·伊斯洛莫夫、季洛瓦尔·伊斯洛莫夫和阿明琼·伊斯洛莫夫。后两人是亲兄弟,伊斯罗伊尔是他们的父亲。他们被指控从事团伙恐怖主义行为,如罪名成立,最高将面临终身监禁。

中国多措并举进一步优化支付服务,外国友人感受到明显变化—— “我已经能像本地人一样支付了”

“老百姓对演出的热情始终感动着我。演员们走了一路,也泪流了一路。”中国剧协副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重庆市川剧院院长沈铁梅委员回忆起川剧院下乡演出时的场景动情地说。

两名金门人员出海失联 大陆船只救起

唐初学者颜师古在注解《汉书·郊祀志》时虽然保留了“伏日”与五行金、天干庚的关联解释,同时也认为夏至以后,阴气逐步升起,但是受到阳气的压制阻碍以致无法升腾,只能暂且藏伏,“因名伏日也”。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链接文字